原來《何以為家》《小偷家族》是這樣成為爆款的

時間:2019.06.02 來源:1905電影網 作者:拼很多

1905電影網專稿 一周前,第72屆戛納國際電影節落幕。


閃光燈、華服、明星、紅毯和5月一起結束。但是在這個匯集了大量影迷、媒體、明星的海邊小城,還有大量的制片人、買片人也如同候鳥一樣紛紛飛來。


電影宮


戛納不僅是影迷心中的電影圣殿。也是每年國際上最大的電影市場之一。2018年,超過12000人注冊了戛納的電影市場證件,其中700人來自中國。3820部電影在戛納的電影市場銷售。買片人們觀看了其中的1500部,其中有710部是市場首映。

 

每年,超過2000位銷售代理,1500位買家和800位策展人,在這里決定世界上70%的電影交易。

 

曾經有中國電影人在這里挖到寶藏——開啟了批片神話的《敢死隊》,50萬美元的版權費用換來的是國內2億的電影票房。


這也使得最近幾年越來越多的中國買家來到戛納尋寶,電影節官方數據告訴我們,僅僅是2018年,戛納電影市場的中國電影行業從業者,便增長了22%。


李連杰參演的電影《敢死隊》


對于媒體而言,在看片、參加記者會之余,在電影市場里走幾圈,也是每年的必選項目。但事實上,戛納電影節的電影市場從來不止于電影宮地下一層,對于多年戛納買家來說,那里僅僅是剛入場玩家的“新手村”。

 

曾經有業內人士直言,在電影市場展位上出現的大部分電影,“都是沒人要的。”

 

畢竟如果你真的熟悉戛納的話,就會知道,戛納電影市場在行業內部,早就分成了“里”市場和“外”市場兩個。

 

即便是看片、開會、展銷這些動作都在電影宮里完成,但真正的選片、談判、簽約,那些每年的“頭部項目”則是在電影宮對面一字排開的豪華酒店中完成。



這些酒店,包括電影節展映影片的官方嘉賓入住的Majestic,好萊塢明星最愛的洲際,以及歐萊雅為嘉賓們選擇的馬汀內茲,分別坐落在戛納電影宮前的十字大道上。

 

而法國電影公司和歐洲發行商,Wild Bunch、MK2、高蒙、the Match Factory,則隱藏在大大小小的公寓中。

 

這些,才是混跡多年的戛納老玩家們的市場所在。

 

而中國買家們的目光,也漸漸從各國版權商里面購買批片,轉移到了對主競賽單元影片的版權購買上。一方面,自然是買家們漸漸進入了戛納大制片商和大發行商的游戲之中;另一方面,自然也是中國電影市場的發展愈發多元。

 

曾幾何時,主競賽單元的影片被認為過于文藝,曲高和寡。買者寥寥。


2016年,愛奇藝買下了《最后的模樣》《霓虹惡魔》以及《私人采購員》的網絡版權。雖然當初負責買片的工作人員不能透露具體數字,但“驚世爛片”《最后的模樣》反而是幾部電影里價碼最高的一部。


法國電影《私人采購員》被視頻平臺買下了網絡版權


同年,多蘭的作品《只是世界盡頭》也被北京檸檬樹買下了內地院線的版權。但因為版權價格相當高,一直對國內回收成本保持觀望態度。這部電影時隔4年也沒有上映。


中國買下《只是世界盡頭》版權,但遲遲未上映


2017年,微影一舉買下了法國片商WildBunch9部片子的內地版權成為了當年的行業話題。這9部電影,包括了當年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5部長片《無愛可訴》《羅丹》《敬畏》《你從未在此》《溫柔女子》;開幕影片《伊斯梅爾的幽魂》;一種關注單元的《狹隘》;特別展映單元的紀錄片《12天》以及1部當時仍在后期制作的黑色電影《忠誠》。


海外媒體報道微影買片事件

 

微影的這次“豪舉”頗具話題性。雖然協議之中微影將持有這些影片的內地版權長達10年之久,但現在來看,與其說是為了將這些片子引入國內,不如說這是微影的一次國際公關行為。這9部片子的合同看起來更像是微影在戛納的一張“里”市場入場券。

 

真正讓國內買家興奮的,則是2018年中國買家們買下的戛納電影,以及這些電影在中國市場的表現。如今,因為成功引進《小偷家族》《何以為家》的路畫影視,已經在好萊塢“掛號”,被看作獨立制片公司A24在中國的對標。

 

今年路畫明顯變得低調。雖然在戛納的媒體風聞路畫已經買入4部主競賽影片的內地版權,但究竟是哪四部,無從知曉。


我們多方打探得到的消息是,意大利老導演關于黑手黨的新作《叛徒》是其中一部。此前,這部電影被認為是男主角獎項的有力競爭者。


傳聞電影《叛徒》已被中國內地某公司買下版權


在接受《好萊塢報道者》的采訪時,路畫影視的負責人蔡公明提到,今年來到戛納的中國買家確實在減少。但這是個好現象,因為如今戛納電影市場的中國買家,終于變成了會跟片商談一個預期中國發行日期的老手們。

 

在他看來,戛納、威尼斯或者奧斯卡獎項確實有助于這些電影在中國市場的發行和營銷。但是路畫選擇的影片則是以導演為主導,能讓中國觀眾共鳴的探討社會問題或者人類普世情感的故事。

 

雖然這些新聞被媒體們曝出來的時候往往是一句簡單的某某公司拿下某某片子版權。但競拍自然是一場看不見的博弈。

 

今年,窗外年華拿下了主競賽單元中3部電影的版權。首要便是“快”。早在5月初,這三部片子便被公司拍板定下,即便要等到5月中旬才能真正看到片子。

 

因為對于很多公司來說,前腳一句“回去考慮一下”,后腳便有其他公司買下片子,錯失良機。甚至很多版權購買的爭奪已經延伸到導演還未開機的新項目——在去年各家爭奪《小偷家族》的版權時,窗外年華已經搶購到了導演是枝裕和下一部作品《真相》的內地版權。


是枝裕和新作仍未見面,卻早已被國內片方買下版權


而且,如果是在獎項揭曉后再買,電影的版權費肯定會被炒的更高。獎項揭曉前買,就又有了種押寶的性質。去年,路畫影視押對了寶,《小偷家族》拿到了金棕櫚,《何以為家》則是評審團獎。


趁著戛納熱度上映的《小偷家族》,在內地以0.97億票房保持日本真人電影票房紀錄


而今年有中國版權方買下了巴勒斯坦導演蘇雷曼的新作《必是天堂》。雖然片子在戛納口碑不錯,但最后僅僅是一個“特別提及”,這個獎項對于電影在國內的上映幫助,只能說是有些遺憾。


《必是天堂》也有機會和國內觀眾見面


而拿到版權之后,還要再等待一個合適的檔期上映,《小偷家族》選擇了趁熱打鐵,盡量縮短和戛納的“時差”在國內上映。《何以為家》便選擇了配合海外發行時間,尤其是可能的奧斯卡熱度,則直到2019年才上映。


《何以為家》票房大爆,至今內地票房累積3.69億


但有些影片的檔期則是一推再推,片子便不知所蹤了。比如去年的開幕電影《人盡皆知》也被海秀娛樂拿到了國內版權。雖然電影在戛納遇冷,但國內片方仍然選擇押寶奧斯卡。結果電影在奧斯卡也未能榜上提名,片子在國內和觀眾見面也遙遙無期。


國內檔期不知所蹤的《人盡皆知》


因此,不少握著國內版權的片方則選擇將影片送到國內的幾大影展上。窗外年華去年買下的4部影片都還沒能在院線大規模上映,但已經在北京電影節和上海電影節展映;出現在今年上海電影節上的影片《誰殺死了堂吉訶德》也早就被國內片方拿到了版權。


《誰殺死了堂吉訶德》


和這些版權被搶購的文藝片相比,戛納電影市場的另一個層級則是在“頭部商業片”的市場上分一杯羹。今年便有博納投資了昆汀·塔倫蒂諾的第9部作品《好萊塢往事》——甚至因此,昆汀還接受了不少中國媒體的訪問。

 

“即便中國觀眾口味越來越多元,對高質量的國外電影越來越有興趣,但也不能保證之前的成功可以復制。”蔡公明在接受媒體采訪時這樣說。“每部電影的發行都是一場硬仗。”


但比起過去幾年的狂熱,我們確實看到中國買家在戛納的冷靜。當每年700位中國銷售代理飛往蔚藍海岸的時候,我們希望看到的也不是被過分資本化的投機分子攪亂了的電影市場。


文/拼很多

請你記住我
愛情

請你記住我

小鎮女尋夢上海灘

超強臺風
動作

超強臺風

國內災難片佳作

我愿意I Do
喜劇

我愿意I Do

恨嫁女情挑兩帥男

追龍
動作

追龍

甄子丹對決劉德華

驚天動地
驚悚

驚天動地

真實再現汶川地震

新少林寺
動作

新少林寺

既有武功更有佛性

谈谈彩票交流群 隆昌县| 广德县| 合水县| 嘉兴市| 桑植县| 铜鼓县| 嘉黎县| 彰化县| 桦南县| 宁明县| 屯门区| 辉南县| 荔波县| 土默特右旗| 乌兰察布市| 喀什市| 安图县| 大名县| 南澳县| 巢湖市| 甘孜县| 彭泽县| 榆树市| 滦南县| 宁波市| 靖远县| 新竹县| 明溪县| 闻喜县| 云梦县| 鱼台县| 宁远县| 华池县| 那坡县| 商河县| 永川市| 临湘市| 历史|